校园BBS 同学录 校长信箱 网站留言
用户: 密码: 验码:    
 
热门文章:
 · 任中新星[26228]
 · 名师风采[23147]
 · 任中高(三)年级希望之星[19005]
 · 校园的美丽风光[18371]
相关文章:

·没有相关文章
相关专题:

·专题1信息无

·专题2信息无
 
       栏目导航 网站首页>>教学教研>>教师论文
  共有 1183 位读者读过此文   字体颜色:   【字体:放大 正常 缩小】    
【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】【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】    
 

《鸿门宴》中值得思考的一个细节

  发表日期:2017年6月30日      作者:尹继云     【编辑录入:admin

《鸿门宴》是司马迁《史记·项羽本记》中一个最精彩的片断,其间故事情节波澜起伏,险象环生,扣人心弦;人物塑造栩栩如生,使读者如见其人,如观其面如听其音。而其文中一个看似无意的细节却值得我们关注,那就是:张良何以能在鸿门宴中出入自由?其间固然有刘、项联军此时表面上仍隶属楚怀王、是一个军事联盟的原因,但在项羽已经发布号令“旦日飨士卒,为击破沛公军”撕破了脸的背景下,并且在沛公一行人来赴宴是把樊哙等人都拒于军门外的情况下,张良仍得以自由进出军营,实在令人感到疑惑。

张良,沛公的重要谋士兼护卫,项伯的故交。

且看鸿门宴中的座次安排就足见此人对沛公的重要:项王、项伯东向坐;亚父南向坐;——亚父者,范增也;沛公北向坐;张良西向侍。

“侍”,既有“陪坐”意,又有“侍卫”意。沛公进入这貌似平和而内含杀机的宴会中,只带也只能带张良一人进入宴会场地,足见张良对沛公的重要性。明眼人,尤其是军师范增对此应一目了然,那何以让他在宴席上可以轻松自如地出入两次:首次是“至军门”招樊哙进帐解围,以至于樊哙先是“发尽上指,目眦尽裂”,惊吓项王,后又借项羽问“壮士,能复饮乎”的话题,轻辱项王,让项王“无以应”;后来又外出和沛公商量“留谢”,出谋划策,让沛公得以逃脱。而同样是沛公的左臂右膀的樊哙,进出设宴营帐就不那么轻易了:进来要“侧其盾以撞,卫士仆地”,从而强行进入;出帐则要沛公“因招樊哙出”——进出如此艰难。两者比较,不免更让人疑惑,张良缘何进出如此轻松?

能解释的唯一理由是,这一切,和张良曾经救过的那个人——“项伯杀人,臣活之” ——项伯密切相关。

由此,我们就可以看出很多东西来了。

首先,我们可以推测为,张良的自由出入,是项伯的安排和游说项羽的结果。

项伯,项羽的季父,楚军的最高统帅之一。鸿门宴会上,他和项羽同为“东向坐”,占据主位,可见其和项羽的关系及其地位的显赫。安排张良进入营帐参加“鸿门宴”,则或出于其报恩的心理;交代部下让其恩人张良在营中自由出入,则或许出自一种想在张良面前炫耀一番的阴暗心理,抑或也夹杂一种想劝张良弃刘邦而投项羽的念想。之后,项伯再游说一下项羽,让项羽答应他这样做也完全有可能——别忘了,他在此前已为张良通风报信,且成功地游说了项羽答应接受刘邦来赴宴,并愿意接受刘邦道歉和解释。

由此可见,“尚义”思想在项伯的心中是如何地根深蒂固,而项羽对项伯做法的默许以及他对樊哙的态度,也足见他也是个“义”字当头的人物。试想, 在一支队伍中,两个重量级人物,掌管四十多万士兵性命的统帅,竟然都是凭“义气用事,而不顾全局,可见,楚军最后的失败,项羽最终的自刎乌江, 也都是情理之中的事了。

其次,从这一细节中我们也看到了楚军防范的疏漏。

鸿门,是项羽驻有四十万大军的地方,勿庸置疑,那设宴的营帐,更是军中重地。且不说张良自由出入无人问津,竟连他出营帐招樊哙、樊哙强行“闯帐”也无人汇报,甚至连他和沛公、樊密谋出逃也没人“发现”!尽管,我们可以以他们曾经是盟军来作解析,但在昨天项羽已经发出“旦日飨士卒,为击破沛公军”、二者已撕破脸的前提下,如此疏散的防范意识,如此稀松的军事管理,实在使人不可理解。这,不仅难以防患外敌入侵,还必将导致军事机密外泄,使得“内奸”辈出。可见,项羽的兵败,又属意料之中的事。

再次,从此细节中,还可以看到项羽军队的最高统治集团内部,已经产生了分化。

军师范增,上知天文,下晓地理,是个注重细节、前瞻性很强的人。鸿门宴会之前,他通过观察,已洞晓沛公的野心,并力劝项羽“急击勿失”,然而项羽最终并没有听他的,而听信了项伯的游说,答应让沛公第二天来鸿门宴上道歉。分化的种子已经萌芽。

张良的两次进出,想必心细且一心想置沛公于死地的范增应心知肚明,甚至连张良进出营帐的用意,作为军师的他也定能猜出个十之八九,但他为啥不加以制止呢?我想,答案只有一个:他心中有气!想当初,宴会之上,他面对项羽,“举所佩玉,以示之者三”,项王竟“默然不应”,那时,他已气由心起;后自作主张,召来项庄舞剑,要他趁机击杀沛公于坐,而项伯却也来舞剑凑热闹,且“以身翼蔽沛公”,然而,项羽对此竟不闻不问。想必,当时范曾的肺都气炸了。或许他想:杀刘邦,夺天下,履至尊,王诸侯,那是项家的事,他们都这样,我一个外人,何必自作多情!因此,怨怒之下,他终也容忍张良在他眼皮底下大做小动作,以致错失良机,让刘邦得以逃脱;而他最后也终于憋不住气,大骂项羽“竖子不足与谋”“吾属今为之虏也”,加深君臣隔阂;最终中了张良的反间计,使君臣隔阂加大,意气之下,离开项羽,终“行未至彭城,疽发背而死”(《史记·项羽本纪》)。而项羽也终于失去了他唯一的谋士,走向毁灭之路。

“一叶而知秋。”一个小小的看似疏忽的小情节,我们却见司马迁在处理细节上独到的艺术魅力。“史家之绝唱,无韵之《离骚》”,鲁迅的赞词,《史记》当之愧!

 

 

 


上一篇:多媒体信息技术与高中生物课程的整合
下一篇:漫谈柳永词的艺术技巧

相关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相关评论无
*验 证 码:
*用 户 名: 游客: *电子邮件:  游客:
*评论内容:
 
 

 

Copyright © 2010-2020  永新县任弼时中学  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江西省永新县公园路33号 邮编:343400 电话:0796-7722932 邮箱:rbszx2005@163.com

页面执行时间:234.375毫秒